盐和避难所

新时时彩怎么购买:盐和避难所游戏剧情对话翻译(更新完毕)

相关操作:评论 收藏 扩展
作者:zaixianuser
整理时间:2016-07-01

新时时彩开奖记录 www.kbtnf.tw  之前有发过一个帖子,大概讲了一点游戏背景,没有太多关于剧情的更新。自己玩的英文版,后来用汉化的玩了一下,发现汉化的水平真是……堪忧,好多剧情就看不懂了,所以自己翻译了一下发上来,帮助大家看懂剧情,看懂剧情大家自己也能猜出1,2,3了。(剧情搜集不完全,而且全手打英文,工作量有些大,会不定期更新,记得常来看看:D)

游戏剧情:

老头-1

喔,你好,瞧瞧你现在的模样,跟其他人一样,就像刚被海浪随便冲过来的杂物,(境况如此窘迫的你)肯定需要一个避风港或避难所。不过作为避难所,又怎么能没有信仰呢?这片沙滩上边就有一个避难所,你可以用你自己的信仰对它宣誓并占领。来吧,告诉我,你是信封新神邸的子民吗?(是的)

大部分的人都是三位新神?。ü?、骑士、审判者)的追随者:国王将智慧借给领导者,骑士保卫战争中的勇士,审判者指引遵循法令的人,所以你也是三权的一员,对吗?(并不)

游戏初期教派选择,就透漏出说国王,骑士与审判者是有别于其他神邸的三位新神。所谓的旧神就是除了三位新神的神邸,比如天空之神等等。

不是吗?那你的信仰是什么呢?(我是钢铁一族)

在Markdor北方大陆的山区是有一群人称自己为钢铁一族,他们并不信奉神明,崇尚人的意志,热衷锤炼钢铁,讨厌魔法,而你就是钢铁一族吗?(嗯哼)

哦,如果你是钢铁一族,那么就没有神灵会帮助你了,带上这枚钢铁标记吧。

在这个岛上,除你之外还有很多的人也同样遭遇了海难。我就这样一直站在这里,看到在海难中有的人淹死,有的人幸存,但从来没有救援,也许这是一个被诅咒的岛屿,不过你现在是不是不这么认为?

我有没有看到一个公主?也许吧……也许吧。为什么要把公主看的如此重要呢?要知道无论是生是死,我们在肉体上都是相同的。也许我就是你的公主呢,只不过披了一张老人的皮!呵呵,呵呵,好了,你还是去找你的公主吧。

(一个人得到)庇护是很简单的事,(但是如果他发现他实际上是被)奴役,就不那么简单了。

骑士-1

你好哇,过路的,你有没有事儿做?(有?。?/p>

原来你要去救公主啊,俺没有看到过任何长得像公主的人,不过别放弃嘛,伙计,不管怎么说,有事儿做还是不错的,有没有兴趣听听俺要做什么?(说吧)

爽快!俺呢,现在正要去东边的城堡,闯进去,把守卫打败再杀掉龙。(在所有的故事里)城堡不都是要被入侵,龙也一定要被杀掉的嘛。

只不过现在去这个城堡并不顺利阿,城堡前倒是有一座桥可以直达,只是桥断了。

还有另一个法子可以去城堡,就是没那么(走桥)简单了。就在你刚才出来的堡垒下边,有一条小路,没准它能通到一个村子或是其它类似的地方。

村子和海滩中间本来有条捷径的,不过现在堵了,没准儿你可以去试试打开它?

俺还听说岛上有个小丑,好像那个小丑知道怎么去一些别人到不了的地方。

人啊,都可以很容易说自己能做到啥,不过在真把事儿做到之前,也就是一个碎嘴子。

稻草人-1

真有意思啊,是什么卑微的存在在如此让人窒息绝望的情况下一直坚持?其他的人都已屈服,你,会加入他们吗?(并不)

如此鲁莽,愚蠢的存在,吾能想象到汝在随后不断的挣扎,不断的流血,直至死去。终有一日,汝将发现汝被击败与毁灭,汝将抽噎着汝的鲜血与眼泪… 那将是汝屈服的日期,吾会慢慢享受的。

稻草人-2

汝依然在坚持。

汝想要了解吾吗?(嗯那)

汝们所为之敬畏而忙碌奔波的人,是吾。

汝们所追捧信奉的神明,神像及虚伪的领主,是吾。

汝们进行战争所誓死追随的帝王及权势者,亦是吾。

所有伪神的祭司屈服于吾。

所有帝王无论大小屈服于吾。

生命屈服于吾。

死亡屈服于吾。

小丑-2

瞧瞧我们,我们在屋顶倒立行走喔!稳住,我们的脑袋都晕了??!屋顶,墙壁,地板还有一扇上下颠倒的门。

恶龙在上,地穴在下,去找到叨扰乌鸦的声音。那里就是地狱的深渊。

一座充满邪恶的小岛唷,到处都是支离破碎的陆地。定法者,守法者,以及法都要当心傻瓜的智慧唷。

骑士-3

你杀了龙,俺却没帮上什么忙,对不住阿。不过俺想接下来俺该找点别的事儿做了。那决定了,去金字塔冒险吧!现在前边有一个地道俺要不要走呢?

俺心里是很想去金字塔里啦,不过要去那里就要从遗忘殿堂里穿过,那个殿堂里好像到处都是惨叫声和痛哭声和… 哼…

也许俺应该走下边的地道,起码这个地道看起来没有那个殿堂那么恐怖嘛。

人嘛,谁都有个害怕和孤独的时候,这时候就要知道俺才是俺自己的老三炮。

妹子-2

我正好要来这里,因为我的刀刃好久没有沾血了,而且我的包也好久没进过账了。不过世事难料,我喜欢赚金币,而金币也是我被困在这座岛上的原因——为了赚钱,我接了一个任务:护送一个贵族过海。(后来理所当然的就遇上了海难)

你说我在工作?继续,笑吧。之前有说过,我是一个小偷,通常都呆在不太干净的地方。不过我是最优秀的。因为我的优秀,我从王室接到了顶级的秘密任务,只是半路搁浅在这个岛上了,不知道那个高贵逼怎么样了,(不过也就是说说)我其实一点不在乎。

大概他已经死了吧,如果我这样回去的话,绝对不会只交个罚金就了事了,不出意外会被吊死(大概也是因为盗贼出身吧,别人会怀疑是妹子杀了贵族抢钱,反正直接就拉出去弄死了)。那么这时候我这个合格的小偷该怎么做呢?当然是大肆搜刮一番,然后随便组装个小船,跑去Coastrock了。

Coastrock是我们这类人最好的藏身地点。

妹子-3

我…我找到他了,我是说我的雇主,虽然原来我只是远远的看过他一眼,不过我还记得他的衣服。我找到他的时候,看他差不多要死了,就把他身上的袍子割开找点首饰,不过,你猜我发现了什么?我发现他脖子上有个烙印,要知道,贵族的脖子上是绝对没有烙印的,因为被打上烙印的只能是奴隶。我的雇主是一个奴隶,那么他穿上贵族衣服做什么呢?

既然我的雇主是个奴隶,那你觉得你的‘公主殿下’是不是一样的呢?(有可能)

(你跟我想的一样,)我们都是聪明人。那么现在想想,我们首先是被派给一些莫名的工作,然后都在这个被诅咒的小岛上遇难,接下来又会是什么呢?

把我们都弄到这里肯定有不可告人的阴谋,不过我可没傻到等这个阴谋实现,现在我也搜集了不少宝物了,接下来我会搜集一些船的残骸,造一个经的住海浪的筏子,到东南方去。

就是之前跟你提到的地方:Coastrock。

红墙烙印女-1

嘿,陌生人,你跟我一样都是为了盐而不断的狩猎怪物,对吗?(嗯哼)

跟我一样,把我带到这个沼泽的也是我身为狩猎者的本能。前边洞穴的路被一种叫‘红墙’的东西挡住堵住了,恰巧的是,我正好了解它。你需要借助我身后的铭文与火炬之光来穿过它,这虽然是我们血眉一族的机密,不过目前是情有可原的,现在你要铭文吗?(嗯哼)

很好,把你的手伸出来吧。

用你的狩猎者之眼去观察。

在几百年前,为了关收野兽,我的族人们创造了红墙,并且以此我们一族成为了所有凶兽的狩猎者——无论是野蛮的奴隶,凶猛的野兽,甚至邪恶的恶灵都要被我们狩猎,狩猎结束后,我们就会将猎物投到红墙牢笼中。

这个岛上到处都是红墙,然而它们都不是我布置下的,因为我并不知道如何建造它,而且我也不认为别人可以建造——建造红墙的方法早在多代之前就已失传了。

难道这个岛可以吸引不同地域,甚至是时代的人吗?因为我很肯定我族有一位几百年前的先祖来过这里。

尽情的狩猎吧,我的朋友。

妹子-4

这么多船都在这里遇难,我想从这些残骸中拼凑出一个能航行的工具还是没问题的。我的朋友,谢谢你一直陪着我。

如果这是一次安全的航行,我可以带你一起走,但它并不安全,所以你没有必要跟我一起涉险,而且不管你的‘公主殿下’是真是假,你不是还没有找到她吗?

一路走来你也是辛苦了,这点东西是我找到的,送给你吧。

顺便说一下,如果你以后也离开这个岛了就来Coastrock吧,到Red Falcon找Edward就能找到我了,当然这不是我的真名,不过凭它足够你找到我了。

马克思牧师-1

看这里...真静啊。我也不知道我为什么来到了这里,就这样一直站着。虽然我很想交一个朋友,但我认为人们都不喜欢我。告诉我,你有没有听说过‘硬光’?(没有)

那就让我告诉你吧:硬光看起来像被水晶反射的月光,朦胧飘渺,难以捉摸,寻常人只能看到它的轨迹,却无法触碰它,唯一触碰它的办法便是用火炬的光芒去照耀它,当然前提是你要有硬光铭文。你想要这个铭文吗?(想要)

那好,这很简单,接受这个铭文吧。

你是来这儿思考的对吗?虽然我喜欢独处,但是如果你要加入随时都可以。我喜欢去思考我做过的事情有怎样的意义。

我想我带给这个世界的,就是真实的改变。

大学者,黑魔法师,核心解密人物npc-1

“嗯...这么说,你杀了他?你杀掉了‘干涸之王’?”

“啊,(本来因为‘干涸之王’一直紧张的不行)这下放松了,不过这是在梦里吗?这个金字塔,怎么说呢,能让我想起Kulka’as的太阳王陵墓——我曾经在Kulka’as求学。直到...接到这个任务,我们向西联姻...不...错了,我们是向东航行去Liven,向空火堡求和。Kulka’as的在位王与Askaria结成了联盟,向共同的新神(新神游戏里指的都是三权)宣誓。这个声明,对我们这些魔术师并不友好,所以我们只能远航...但是谁能想到中途又遇到了风暴呢?理所当然的,船只遇难。我想,除我之外,其他随从法师都死了。”

(这里根据上述对话推测一下:主角本就是Askaria人,当然出身是我自己默认的,主角联姻是东,而这个遇难法师向西,所以两个联姻国家就是Askaria和Kulka’as,真假联姻暂且不提,Askaria和Kulka’as两个国家在联姻时期被三权教暴力扩张侵占,改变了主体信仰是事实,这就使得原本一部分信奉空火法师教派的Kulka’as法师无法忍受,本来被派的任务是向西联姻,而后发现国家信仰改变,准备向东投奔Liven的空火教。虽然很可惜的是,这都是假的……)

当我发现这座金字塔的时候,简直要疯掉了。我可不是黑魔法的初学者(言外之意就是这个被移到小岛的金字塔是黑魔法作用的结果)。想象一下,这个岛屿的某处有(黑魔法造就了)一个以国家残骸为食的怪物,或者称这种进食为‘收集’。也许,岛屿本身就是那个怪物,它的食物就是各个统治者,国王和国家。

我想你帮我探索一下我的理论,而且我这里正好有这样一个东西帮你探索,可能会有点烧伤...只是一点点点点的烧伤...但是所有宝物不都是经过火光淬炼才诞生的吗?

如果你找到了毁**庙,我的理论就能得到证实了。当然前提是你相信我说的话,你认为对不对呢?(好像不是这样)

呃...那也许我可能错了。

那我期待着你能发现我们究竟在这座岛上做什么。

大学者,黑魔法师,核心解密人物npc-2

毁**庙,我们找到了。

这个在北方建造的神庙,起初是作为人权的象征而建立的。(北部钢铁之源的子民信奉的是人的意志,游戏初期有说)但是最终它还是没落了,因为人性的贪婪...和其它更多的原因:北方铁民背弃神明,他们的土地最终还是被恶灵入侵了。我通过一些记号找到了这里,这些记号都是用已经失传的Tristini语言标记的。

我还在这儿找到了一些衣服碎片,这些布片跟我的衣服一模一样看,难道还有一个跟我本人穿着一样的幽灵,到处给我留下标记吗?

从你杀掉干涸之王后,我探索的欲望越来越高,直到现在,大概我已经明白了在这座岛屿有着怎样的力量,真是令人恐惧。我打算回溯我的经历,也许会有一个完整的答案。

*游戏进行到这里,发现钢铁之源教派已覆灭,铁民的信仰神庙因为人性贪婪与恶灵入侵被毁,所以boss也是被两个恶灵操控的贪婪之斧,再脑补一下,是不是斧子代表神庙的权利,两个掌权人争来争去导致的毁灭呢?

老头-2

哦年轻人,看看我们已经走了这么远了,我来告诉你一些关于我的事情吧。我已经在这座岛上呆了很久很久,久到这座岛上的空气,海里的盐,岛上的一切都已经风化了,那些跟你一样的遇难者,就那么飘在海上,太多太多了...只是这么多的遇难者,都有一个相同且可悲的秘密。

那就是:你们所有人都被欺骗了,无一例外。我见到很多的奴隶和妓女被伪装成贵族,见到很多被分派不同任务的兵士和海员在同样的船只上遇难,你们都是可怜,可悲的漂泊者。

你们知道你们到底是被谁欺骗的吗?欺骗你们又是为什么呢?你单纯的以为你是来岛上寻找公主的,然而如果不是这样的,你来这个岛上又是为了什么呢?

我们还会再见面的。

大学者,黑魔法师,核心解密人物npc-3

我想,我明白了。我刚才一直在回想我刚刚遇难到这座岛上的事情,结果发现只有...(空白)我什么也记不起来。我究竟来自那里,我之前到底有什么样的任务,(全都回忆不起来)我想要做的就是服从这个小岛。

我已经死了太多太多次,从未间断,我总能在同一个地方找到我自己,也同样是我自己为自己留下那些记号,尽管当我下一次发现记号的时候没有任何关于它们的记忆。这样,无论我有着怎样的灵魂,它都会快速的褪色(迷失,灵魂迷失之后失去意志,逐渐的就会屈服)。这座岛希望我屈服,希望我将我的灵魂献给它...我不能这样...而且我也不会这样。我应该在海上死去,我依然能在海上死去。

带上这个,我已经不会再用到它了。

祝你好运,好心的陌生人,希望你运气比我好。

赎罪女-1

你好,寻盐者,我与你们不同,我并不为盐而生,我的生命如同火光一样闪耀。

寻盐者永远会活在永恒的死亡中,而生于光明才可以称得上真正的活着,尽管生命是短暂的。

老头-3

是时候让你知道我的名字了,只是在之前很长一段时间我有过许多名字,人们可能知道我其中的一些,(但并不知道这些名字都是我)不过在这座岛上,所谓的名字,荣耀,恶名都没有用,现在,你可以叫我Jaret(杰莱特)。

(杰莱特就是汉化的名字啊,真是好翻译,杰莱特管我屁事啊……你是杰莱特又怎么样……,看英文吧,Jaret,全名是Osiris Jaret,也就是奥西里斯·杰莱特,这下看看百度知道都会明白不少剧情,百度知道如下:奥西里斯是埃及最重要的九大神明“九神”之一。他生前是一个开明的国王,死后是地界主宰和死亡判官。他还是复活、降雨和植物之神,被称为"丰饶之神"。他是文明的赐予者,冥界之王,执行人死后是否可得到永生的审判。当然这里并不是说老头是一位神,在这个游戏里,他只是一个被无名之神赋予了力量的人。)

嫉妒就是这样一种东西:一个男人嫉妒他的邻居,因为邻居家的娇妻非常美;一个领主嫉妒国王,因为国王可以号令贵族;一个国王嫉妒神明,因为所有人都为之卑躬;一个神明也会嫉妒,他会嫉妒一个神明没有的东西。

我想从生命中获得太多太多的东西,以至于自己从来没有满足过。你相信会有一个神明回应我的请求吗?这些东西...这种生命...这座岛屿...都是他对我的回应。然而实际上,这些只是这个停滞的空间里的所存在的诡异的力量(这些东西),永生的奴役(这种生命)和扭曲的存在(这座岛屿)。

赋予我这一切的就是这座岛屿的神。要知道,神是不能变为现实生命而存在的,所以他的存在本身就是一种无法被满足的欲望。他捕食贪婪,极端疯狂的搜集各个领土与国家中他没有的东西。唉...我们为由盐而生,被庇护所约束,我们早已经陷入死亡中了。

这个所谓的神明,或者说这个恶魔,我不希望他有任何名号。人们对他的恐惧会使他的力量更为强大,水手们可以畏惧Kraeken,[将海怪命名为克拉肯(北海巨妖,海怪,大乌贼之类的东西)],却不能给这个神留下任何名号。(却不能畏惧这个恶魔)

继续前进吧。

评论:盐和避难所游戏剧情对话翻译(更新完毕)

用户名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