鹽和避難所

广东新时时彩万能五码:鹽和避難所游戲劇情對話翻譯(更新完畢)

相關操作:評論 收藏 擴展
作者:zaixianuser
整理時間:2016-07-01

新时时彩开奖记录 www.kbtnf.tw  之前有發過一個帖子,大概講了一點游戲背景,沒有太多關于劇情的更新。自己玩的英文版,后來用漢化的玩了一下,發現漢化的水平真是……堪憂,好多劇情就看不懂了,所以自己翻譯了一下發上來,幫助大家看懂劇情,看懂劇情大家自己也能猜出1,2,3了。(劇情搜集不完全,而且全手打英文,工作量有些大,會不定期更新,記得常來看看:D)

游戲劇情:

老頭-1

喔,你好,瞧瞧你現在的模樣,跟其他人一樣,就像剛被海浪隨便沖過來的雜物,(境況如此窘迫的你)肯定需要一個避風港或避難所。不過作為避難所,又怎么能沒有信仰呢?這片沙灘上邊就有一個避難所,你可以用你自己的信仰對它宣誓并占領。來吧,告訴我,你是信封新神邸的子民嗎?(是的)

大部分的人都是三位新神?。ü?、騎士、審判者)的追隨者:國王將智慧借給領導者,騎士保衛戰爭中的勇士,審判者指引遵循法令的人,所以你也是三權的一員,對嗎?(并不)

游戲初期教派選擇,就透漏出說國王,騎士與審判者是有別于其他神邸的三位新神。所謂的舊神就是除了三位新神的神邸,比如天空之神等等。

不是嗎?那你的信仰是什么呢?(我是鋼鐵一族)

在Markdor北方大陸的山區是有一群人稱自己為鋼鐵一族,他們并不信奉神明,崇尚人的意志,熱衷錘煉鋼鐵,討厭魔法,而你就是鋼鐵一族嗎?(嗯哼)

哦,如果你是鋼鐵一族,那么就沒有神靈會幫助你了,帶上這枚鋼鐵標記吧。

在這個島上,除你之外還有很多的人也同樣遭遇了海難。我就這樣一直站在這里,看到在海難中有的人淹死,有的人幸存,但從來沒有救援,也許這是一個被詛咒的島嶼,不過你現在是不是不這么認為?

我有沒有看到一個公主?也許吧……也許吧。為什么要把公主看的如此重要呢?要知道無論是生是死,我們在肉體上都是相同的。也許我就是你的公主呢,只不過披了一張老人的皮!呵呵,呵呵,好了,你還是去找你的公主吧。

(一個人得到)庇護是很簡單的事,(但是如果他發現他實際上是被)奴役,就不那么簡單了。

騎士-1

你好哇,過路的,你有沒有事兒做?(有?。?/p>

原來你要去救公主啊,俺沒有看到過任何長得像公主的人,不過別放棄嘛,伙計,不管怎么說,有事兒做還是不錯的,有沒有興趣聽聽俺要做什么?(說吧)

爽快!俺呢,現在正要去東邊的城堡,闖進去,把守衛打敗再殺掉龍。(在所有的故事里)城堡不都是要被入侵,龍也一定要被殺掉的嘛。

只不過現在去這個城堡并不順利阿,城堡前倒是有一座橋可以直達,只是橋斷了。

還有另一個法子可以去城堡,就是沒那么(走橋)簡單了。就在你剛才出來的堡壘下邊,有一條小路,沒準它能通到一個村子或是其它類似的地方。

村子和海灘中間本來有條捷徑的,不過現在堵了,沒準兒你可以去試試打開它?

俺還聽說島上有個小丑,好像那個小丑知道怎么去一些別人到不了的地方。

人啊,都可以很容易說自己能做到啥,不過在真把事兒做到之前,也就是一個碎嘴子。

稻草人-1

真有意思啊,是什么卑微的存在在如此讓人窒息絕望的情況下一直堅持?其他的人都已屈服,你,會加入他們嗎?(并不)

如此魯莽,愚蠢的存在,吾能想象到汝在隨后不斷的掙扎,不斷的流血,直至死去。終有一日,汝將發現汝被擊敗與毀滅,汝將抽噎著汝的鮮血與眼淚… 那將是汝屈服的日期,吾會慢慢享受的。

稻草人-2

汝依然在堅持。

汝想要了解吾嗎?(嗯那)

汝們所為之敬畏而忙碌奔波的人,是吾。

汝們所追捧信奉的神明,神像及虛偽的領主,是吾。

汝們進行戰爭所誓死追隨的帝王及權勢者,亦是吾。

所有偽神的祭司屈服于吾。

所有帝王無論大小屈服于吾。

生命屈服于吾。

死亡屈服于吾。

小丑-2

瞧瞧我們,我們在屋頂倒立行走喔!穩住,我們的腦袋都暈了??!屋頂,墻壁,地板還有一扇上下顛倒的門。

惡龍在上,地穴在下,去找到叨擾烏鴉的聲音。那里就是地獄的深淵。

一座充滿邪惡的小島唷,到處都是支離破碎的陸地。定法者,守法者,以及法都要當心傻瓜的智慧唷。

騎士-3

你殺了龍,俺卻沒幫上什么忙,對不住阿。不過俺想接下來俺該找點別的事兒做了。那決定了,去金字塔冒險吧!現在前邊有一個地道俺要不要走呢?

俺心里是很想去金字塔里啦,不過要去那里就要從遺忘殿堂里穿過,那個殿堂里好像到處都是慘叫聲和痛哭聲和… 哼…

也許俺應該走下邊的地道,起碼這個地道看起來沒有那個殿堂那么恐怖嘛。

人嘛,誰都有個害怕和孤獨的時候,這時候就要知道俺才是俺自己的老三炮。

妹子-2

我正好要來這里,因為我的刀刃好久沒有沾血了,而且我的包也好久沒進過賬了。不過世事難料,我喜歡賺金幣,而金幣也是我被困在這座島上的原因——為了賺錢,我接了一個任務:護送一個貴族過海。(后來理所當然的就遇上了海難)

你說我在工作?繼續,笑吧。之前有說過,我是一個小偷,通常都呆在不太干凈的地方。不過我是最優秀的。因為我的優秀,我從王室接到了頂級的秘密任務,只是半路擱淺在這個島上了,不知道那個高貴逼怎么樣了,(不過也就是說說)我其實一點不在乎。

大概他已經死了吧,如果我這樣回去的話,絕對不會只交個罰金就了事了,不出意外會被吊死(大概也是因為盜賊出身吧,別人會懷疑是妹子殺了貴族搶錢,反正直接就拉出去弄死了)。那么這時候我這個合格的小偷該怎么做呢?當然是大肆搜刮一番,然后隨便組裝個小船,跑去Coastrock了。

Coastrock是我們這類人最好的藏身地點。

妹子-3

我…我找到他了,我是說我的雇主,雖然原來我只是遠遠的看過他一眼,不過我還記得他的衣服。我找到他的時候,看他差不多要死了,就把他身上的袍子割開找點首飾,不過,你猜我發現了什么?我發現他脖子上有個烙印,要知道,貴族的脖子上是絕對沒有烙印的,因為被打上烙印的只能是奴隸。我的雇主是一個奴隸,那么他穿上貴族衣服做什么呢?

既然我的雇主是個奴隸,那你覺得你的‘公主殿下’是不是一樣的呢?(有可能)

(你跟我想的一樣,)我們都是聰明人。那么現在想想,我們首先是被派給一些莫名的工作,然后都在這個被詛咒的小島上遇難,接下來又會是什么呢?

把我們都弄到這里肯定有不可告人的陰謀,不過我可沒傻到等這個陰謀實現,現在我也搜集了不少寶物了,接下來我會搜集一些船的殘骸,造一個經的住海浪的筏子,到東南方去。

就是之前跟你提到的地方:Coastrock。

紅墻烙印女-1

嘿,陌生人,你跟我一樣都是為了鹽而不斷的狩獵怪物,對嗎?(嗯哼)

跟我一樣,把我帶到這個沼澤的也是我身為狩獵者的本能。前邊洞穴的路被一種叫‘紅墻’的東西擋住堵住了,恰巧的是,我正好了解它。你需要借助我身后的銘文與火炬之光來穿過它,這雖然是我們血眉一族的機密,不過目前是情有可原的,現在你要銘文嗎?(嗯哼)

很好,把你的手伸出來吧。

用你的狩獵者之眼去觀察。

在幾百年前,為了關收野獸,我的族人們創造了紅墻,并且以此我們一族成為了所有兇獸的狩獵者——無論是野蠻的奴隸,兇猛的野獸,甚至邪惡的惡靈都要被我們狩獵,狩獵結束后,我們就會將獵物投到紅墻牢籠中。

這個島上到處都是紅墻,然而它們都不是我布置下的,因為我并不知道如何建造它,而且我也不認為別人可以建造——建造紅墻的方法早在多代之前就已失傳了。

難道這個島可以吸引不同地域,甚至是時代的人嗎?因為我很肯定我族有一位幾百年前的先祖來過這里。

盡情的狩獵吧,我的朋友。

妹子-4

這么多船都在這里遇難,我想從這些殘骸中拼湊出一個能航行的工具還是沒問題的。我的朋友,謝謝你一直陪著我。

如果這是一次安全的航行,我可以帶你一起走,但它并不安全,所以你沒有必要跟我一起涉險,而且不管你的‘公主殿下’是真是假,你不是還沒有找到她嗎?

一路走來你也是辛苦了,這點東西是我找到的,送給你吧。

順便說一下,如果你以后也離開這個島了就來Coastrock吧,到Red Falcon找Edward就能找到我了,當然這不是我的真名,不過憑它足夠你找到我了。

馬克思牧師-1

看這里...真靜啊。我也不知道我為什么來到了這里,就這樣一直站著。雖然我很想交一個朋友,但我認為人們都不喜歡我。告訴我,你有沒有聽說過‘硬光’?(沒有)

那就讓我告訴你吧:硬光看起來像被水晶反射的月光,朦朧飄渺,難以捉摸,尋常人只能看到它的軌跡,卻無法觸碰它,唯一觸碰它的辦法便是用火炬的光芒去照耀它,當然前提是你要有硬光銘文。你想要這個銘文嗎?(想要)

那好,這很簡單,接受這個銘文吧。

你是來這兒思考的對嗎?雖然我喜歡獨處,但是如果你要加入隨時都可以。我喜歡去思考我做過的事情有怎樣的意義。

我想我帶給這個世界的,就是真實的改變。

大學者,黑魔法師,核心解密人物npc-1

“嗯...這么說,你殺了他?你殺掉了‘干涸之王’?”

“啊,(本來因為‘干涸之王’一直緊張的不行)這下放松了,不過這是在夢里嗎?這個金字塔,怎么說呢,能讓我想起Kulka’as的太陽王陵墓——我曾經在Kulka’as求學。直到...接到這個任務,我們向西聯姻...不...錯了,我們是向東航行去Liven,向空火堡求和。Kulka’as的在位王與Askaria結成了聯盟,向共同的新神(新神游戲里指的都是三權)宣誓。這個聲明,對我們這些魔術師并不友好,所以我們只能遠航...但是誰能想到中途又遇到了風暴呢?理所當然的,船只遇難。我想,除我之外,其他隨從法師都死了。”

(這里根據上述對話推測一下:主角本就是Askaria人,當然出身是我自己默認的,主角聯姻是東,而這個遇難法師向西,所以兩個聯姻國家就是Askaria和Kulka’as,真假聯姻暫且不提,Askaria和Kulka’as兩個國家在聯姻時期被三權教暴力擴張侵占,改變了主體信仰是事實,這就使得原本一部分信奉空火法師教派的Kulka’as法師無法忍受,本來被派的任務是向西聯姻,而后發現國家信仰改變,準備向東投奔Liven的空火教。雖然很可惜的是,這都是假的……)

當我發現這座金字塔的時候,簡直要瘋掉了。我可不是黑魔法的初學者(言外之意就是這個被移到小島的金字塔是黑魔法作用的結果)。想象一下,這個島嶼的某處有(黑魔法造就了)一個以國家殘骸為食的怪物,或者稱這種進食為‘收集’。也許,島嶼本身就是那個怪物,它的食物就是各個統治者,國王和國家。

我想你幫我探索一下我的理論,而且我這里正好有這樣一個東西幫你探索,可能會有點燒傷...只是一點點點點的燒傷...但是所有寶物不都是經過火光淬煉才誕生的嗎?

如果你找到了毀**廟,我的理論就能得到證實了。當然前提是你相信我說的話,你認為對不對呢?(好像不是這樣)

呃...那也許我可能錯了。

那我期待著你能發現我們究竟在這座島上做什么。

大學者,黑魔法師,核心解密人物npc-2

毀**廟,我們找到了。

這個在北方建造的神廟,起初是作為人權的象征而建立的。(北部鋼鐵之源的子民信奉的是人的意志,游戲初期有說)但是最終它還是沒落了,因為人性的貪婪...和其它更多的原因:北方鐵民背棄神明,他們的土地最終還是被惡靈入侵了。我通過一些記號找到了這里,這些記號都是用已經失傳的Tristini語言標記的。

我還在這兒找到了一些衣服碎片,這些布片跟我的衣服一模一樣看,難道還有一個跟我本人穿著一樣的幽靈,到處給我留下標記嗎?

從你殺掉干涸之王后,我探索的欲望越來越高,直到現在,大概我已經明白了在這座島嶼有著怎樣的力量,真是令人恐懼。我打算回溯我的經歷,也許會有一個完整的答案。

*游戲進行到這里,發現鋼鐵之源教派已覆滅,鐵民的信仰神廟因為人性貪婪與惡靈入侵被毀,所以boss也是被兩個惡靈操控的貪婪之斧,再腦補一下,是不是斧子代表神廟的權利,兩個掌權人爭來爭去導致的毀滅呢?

老頭-2

哦年輕人,看看我們已經走了這么遠了,我來告訴你一些關于我的事情吧。我已經在這座島上呆了很久很久,久到這座島上的空氣,海里的鹽,島上的一切都已經風化了,那些跟你一樣的遇難者,就那么飄在海上,太多太多了...只是這么多的遇難者,都有一個相同且可悲的秘密。

那就是:你們所有人都被欺騙了,無一例外。我見到很多的奴隸和妓女被偽裝成貴族,見到很多被分派不同任務的兵士和海員在同樣的船只上遇難,你們都是可憐,可悲的漂泊者。

你們知道你們到底是被誰欺騙的嗎?欺騙你們又是為什么呢?你單純的以為你是來島上尋找公主的,然而如果不是這樣的,你來這個島上又是為了什么呢?

我們還會再見面的。

大學者,黑魔法師,核心解密人物npc-3

我想,我明白了。我剛才一直在回想我剛剛遇難到這座島上的事情,結果發現只有...(空白)我什么也記不起來。我究竟來自那里,我之前到底有什么樣的任務,(全都回憶不起來)我想要做的就是服從這個小島。

我已經死了太多太多次,從未間斷,我總能在同一個地方找到我自己,也同樣是我自己為自己留下那些記號,盡管當我下一次發現記號的時候沒有任何關于它們的記憶。這樣,無論我有著怎樣的靈魂,它都會快速的褪色(迷失,靈魂迷失之后失去意志,逐漸的就會屈服)。這座島希望我屈服,希望我將我的靈魂獻給它...我不能這樣...而且我也不會這樣。我應該在海上死去,我依然能在海上死去。

帶上這個,我已經不會再用到它了。

祝你好運,好心的陌生人,希望你運氣比我好。

贖罪女-1

你好,尋鹽者,我與你們不同,我并不為鹽而生,我的生命如同火光一樣閃耀。

尋鹽者永遠會活在永恒的死亡中,而生于光明才可以稱得上真正的活著,盡管生命是短暫的。

老頭-3

是時候讓你知道我的名字了,只是在之前很長一段時間我有過許多名字,人們可能知道我其中的一些,(但并不知道這些名字都是我)不過在這座島上,所謂的名字,榮耀,惡名都沒有用,現在,你可以叫我Jaret(杰萊特)。

(杰萊特就是漢化的名字啊,真是好翻譯,杰萊特管我屁事啊……你是杰萊特又怎么樣……,看英文吧,Jaret,全名是Osiris Jaret,也就是奧西里斯·杰萊特,這下看看百度知道都會明白不少劇情,百度知道如下:奧西里斯是埃及最重要的九大神明“九神”之一。他生前是一個開明的國王,死后是地界主宰和死亡判官。他還是復活、降雨和植物之神,被稱為"豐饒之神"。他是文明的賜予者,冥界之王,執行人死后是否可得到永生的審判。當然這里并不是說老頭是一位神,在這個游戲里,他只是一個被無名之神賦予了力量的人。)

嫉妒就是這樣一種東西:一個男人嫉妒他的鄰居,因為鄰居家的嬌妻非常美;一個領主嫉妒國王,因為國王可以號令貴族;一個國王嫉妒神明,因為所有人都為之卑躬;一個神明也會嫉妒,他會嫉妒一個神明沒有的東西。

我想從生命中獲得太多太多的東西,以至于自己從來沒有滿足過。你相信會有一個神明回應我的請求嗎?這些東西...這種生命...這座島嶼...都是他對我的回應。然而實際上,這些只是這個停滯的空間里的所存在的詭異的力量(這些東西),永生的奴役(這種生命)和扭曲的存在(這座島嶼)。

賦予我這一切的就是這座島嶼的神。要知道,神是不能變為現實生命而存在的,所以他的存在本身就是一種無法被滿足的欲望。他捕食貪婪,極端瘋狂的搜集各個領土與國家中他沒有的東西。唉...我們為由鹽而生,被庇護所約束,我們早已經陷入死亡中了。

這個所謂的神明,或者說這個惡魔,我不希望他有任何名號。人們對他的恐懼會使他的力量更為強大,水手們可以畏懼Kraeken,[將海怪命名為克拉肯(北海巨妖,海怪,大烏賊之類的東西)],卻不能給這個神留下任何名號。(卻不能畏懼這個惡魔)

繼續前進吧。

評論:鹽和避難所游戲劇情對話翻譯(更新完畢)

用戶名: